内忧外患喜相逢:利润下滑现金流紧张急上市

  本报记者/刘颖/张荣旺/北京报道

  日前,汽车融资租赁服务供应商喜相逢,再度递表港交所,拟主板挂牌上市。这已是喜相逢第三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招股书显示,喜相逢曾于2015年12月11日在新三板上市,后于2016年12月15日退市。2019年12月31日,喜相逢首次向港交所递表,不过在随后6个月内再无更新,6月底该次申请失效。

  对于再次递表港交所的原因等问题,喜相逢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处于上市前的静默期,暂不接受采访。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喜相逢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流均为负数,不良资产比率上升而其拨备覆盖率却在下降,可见其资金链承压。

  面临困境,喜相逢在招股书中称,目前喜相逢将业务的重心放在回收车辆的处置而非销售新汽车,以暂时减轻购置新汽车获取新借款的财务负担。

  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招股书信息显示,喜相逢的主营业务主要为汽车零售、融资及汽车相关服务。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就交易量计算,喜相逢于中国第三方汽车零售融资租赁公司中名列第9,市场份额为1.8%。

  2012年之前,喜相逢主要通过经营性租赁方式提供汽车租赁服务,之后逐渐将业务重心转移至以直接融资租赁的方式出售汽车。

  2017年~2019年,喜相逢收益逐年上升,净利润却逐年下滑,2020年前4个月开始出现亏损。2017年~2019年末以及2020年前4个月,喜相逢收益分别为7.84亿元、10.24亿元、10.76亿元、1.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081.9万元、5994.3万元、1534.5万元,2020年前4个月亏损1350.5万元。

  从招股书看,喜相逢收益上升但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公司融资成本、销售及营销等费用的快速增长所致。2017年~2019年,喜相逢收益成本从5.48亿元增至7.11亿元。2020年前4个月出现亏损则是由于受疫情影响,2月暂停营业收益下降所致。2019年喜相逢利润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网约车业务的拓展,导致成本增加。

  招股书称,2018年末,喜相逢与北京车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车胜”)订立合作协议,开展网约车业务。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车胜由EasyCar(HK)Limited全资控股,喜相逢与滴滴合作成立的网约车融资租赁公司名为福建喜滴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然而,滴滴此前表示,现阶段以租代购还不能适应行业的发展,实施过程中出现了如高利贷、淡季还款压力太大等一系列问题,所以2019年8月在全国范围内暂停新增以租代购车辆在平台出租。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以租代购已进入存量发展阶段。因此,喜相逢的业务前景是否具备可持续性仍有待时间检验。

  一方面,行业市场空间逐步收窄。另一方面,为进一步拓展市场,喜相逢与竞争对手打起了价格战,利润空间大幅收窄。

  招股书显示,喜相逢融资租赁应收款项平均回报率由2017年的49.6%大幅下滑至2020年前4月的22.7%,净利差则由42.8%降至14.8%。

  此外,经过过去几年的爆发式增长,汽车融资租赁行业增速整体放缓。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2015年~2019年中国零售汽车融资租赁市场以贷款量计市场规模复合年增长率达44.3%,但预计2019年~2024年复合年增长率降至4.3%。

  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喜相逢的持续盈利能力值得关注。

  业务重心转移

  面对内忧外患的局面,通过打价格战、压缩利润空间获得扩张机会的喜相逢似乎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

  然而,利润收紧的同时,喜相逢净流动资金缺口也在增加,借款额不断攀升。2017年~2019年,喜相逢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净额均为负数,分别为-3.31亿元、-2.16亿元及-0.44亿元。招股书称,主要由于融资租赁业务的整体业务增长,使融资租赁应收款项增加所致。

  2017年~2019年,一年内应偿还借款分别达3.66亿元、6.49亿元及7.16亿元,可见喜相逢短期偿债压力之大。2019年末至2020年4月末,喜相逢流动比率为1倍、速动比率0.8倍。一位财务专家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不足1倍说明其偿债能力有限。

  此外,喜相逢不良资产比率上升而其拨备覆盖率却在下降。其中2017年~2019年不良资产比率分别为0.8%、0.8%、0.5%;2020年4月末,不良资产比率上升至1.5%。不良资产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20.5%、110.1%、144.9%,不良资产拨备覆盖率下降至99.7%。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指出,此前喜相逢对征信黑户等资质不好的用户也可放款,选择在此时上市融资,很可能是为了弥补资金缺口,获得新的发展空间。

  面对资金困境,喜相逢也一改往日积极扩张的策略,将业务的重心放在“防守”上。根据喜相逢在招股书中的表述,其目前将业务的重心放在回收车辆的处置而非销售新汽车,以暂时减轻购置新汽车获取新借款的财务负担。

  喜相逢的“防守”战略并非个例。车咖院创始人兼CEO黄成伟认为,目前汽车融资租赁行业内很多企业选择防守型发展战略。一些企业前期只想着做业务规模,放松了风控,造成坏账较多,一方面增大了资金压力,另一方面资产回收和变现压力也比较大,因此当下只能选择保守的发展策略。

  除了处置回收车辆,喜相逢还选择通过诉讼方式挽回损失。天眼查信息显示,喜相逢相关法律诉讼接近1200条,其中多为喜相逢作为原告要求索赔。

  对此,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表示,司法诉讼是最安全的方式,也是最能打击“老赖”的方式。一旦借款人不应诉或者应诉失败,即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将借款人纳入失信黑名单,限制高消费,对逾期借款人影响较大,从而回款率较高。然而,诉讼的劣势是时间相对较长,一审、二审、强制执行等环节使得诉讼周期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其次,诉讼也需要去借款人户籍所在地或者常住地所在法院进行起诉,出差费、诉讼费、律师费、员工工资等综合诉讼成本较高,甚至无法覆盖诉讼回收的本息。最后,法院诉讼仅支持贷款本金和利率24%的部分。

  事实上,喜相逢追回损失的道路并不平坦,在其1000多条法律诉讼中,不少诉讼显示,其要求的违约赔偿法院并不支持。

  内忧外患的喜相逢能否成功上市尚需等待。不过,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表示,由于港股目前指数相对较高,整体估值水平较高,对于企业而言是个不错的IPO时机,但如果相关企业的成长性明显存在问题,价值不被认同的话,可能难以发行成功。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覃肄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ualobatkuatviagra.com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